講座回放 | 初心和變遷:中國共產黨婚姻家庭觀的法律實踐

導言:

馬克思主義婚姻家庭觀和蘇聯及第三國際的實踐,奠定了中國共產黨近百年在家庭和婚姻問題上的思想、法律政策的基礎;黨的各級領導者和執行者在不同時期和不同情況下的優先考慮,以及他們之間的性別動力,則決定了對這些法律政策的貫徹實施。


從20世紀20年代到21世紀20年代,它如何從「婚姻絕對自由」、「兒童公育」的初心發展成「以不妨礙丈夫的革命工作為限」和「新賢妻良母」的倡導?


主講人:

馮媛(為平婦女權益機構共同發起人)



初心和變遷:中國共產黨婚姻家庭觀的法律實踐


講者:馮媛


大家好,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內容是「初心和變遷:中國共產黨婚姻家庭觀的法律實踐」。在本次講座中,我會基於法律和政策對婚姻家庭觀的背景與發展做一次回顧。


一、婚姻自由(1920s-2020s)



结婚自由重要,更关键的是看离婚自由。從1920年代到2020年代,結婚離婚自由原則雖然一直沒有變,但對離婚的限制卻逐漸增加。


(一)1923年三大婦運決議案:結婚離婚皆自由


1923年,中國共產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婦女運動決議案》,提出「打破奴隸女子的舊禮教」、「結婚離婚自由」等主張。


當時的婚姻立法,主要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婚姻家庭觀的影響。在恩格斯看來,「一夫一妻制」是一塊溫情脈脈的面紗,隱含的是把婦女當成財產,實際上卻是與賣淫、情人、婚外戀成爲一個互爲補充的虛偽制度。


按照恩格斯的設想,只有到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時候,社會才可能真正建立起在愛情基礎上的婚姻和兒童公育,讓社會來承擔養兒的責任,從而實現婚姻和家庭的自由。


另一方面,中國也受到了國際觀念的影響。比如在蘇聯早期,列寧政府中唯一一位女性叫柯倫泰。柯倫泰是一個非常著名的女權主義者。在她的親密關系中,她踐行著「合則過、不合則分」的原則。


值得一提的是,蘇聯時期還有一種説法是「杯水主義」,認為在共產主義社會,滿足性欲的需要就像喝一杯水那樣簡單和平常。這種以愛和性的吸引為婚姻基礎的滾年,也影響到了中國共產黨人士。


此外,中國本土對婚姻制度的變革思潮已經非常强烈。在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前的辛亥革命時期,改革不合理的婚姻制度思潮湧現,也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實踐。比如不聽不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選擇自己結合等等。


在國内外思潮的影響下,共產黨在30年代之後建立了中央蘇區,從而開始了立法的實踐。但剛開始雖然沒有婦女運動的觀念,但共產黨也創立了很多報刊,宣傳婦女解放的各種觀點。


後來,在二大時對婦運作出了決議,卻沒有提婚姻家庭方面的主張。直至三大婦運決議會,才主張結婚和離婚皆自由的口號,并且增加了反對重婚、納妾、童養媳等現象的内容。


(二)1926年國民黨二大婦女運動決議案:結婚離婚,絕對自由


從1926年到1930年,江西蘇維埃政權建立后,在官方的正式文件中第一次出現了「結婚離婚,絕對自由」的說法。


1926年1月16號,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通過的婦女運動決議案中,出現了「結婚離婚,絕對自由」的說法。這意味著要求政府根據「結婚離婚,絕對自由」的原則制定《婚姻法》,並把這八個字作爲婦女運動參與集會、發表文章的口號。


1927年,在共產黨五大之後的一個通告中,以及在中央江西蘇維埃政權的一個條例中,也都再次强調「結婚離婚,絕對自由」的原則。也就是說,這個原則在當時已經成爲了一個共識。


不過,當時中央和地方、此時和彼時在現實情況下仍有差距。比如在1927年6月,在湖南、江西的農會決議案中,就沒有提及婚姻自由,而且對如何宣傳自由的婚姻觀也不完全一致。


總體而言,中共高層已經接受了自由的婚姻觀。但在實際情況中,離婚和結婚并沒有達到絕對的自由,這種觀點在黨内也存在一定的阻力。


(三)1931年《蘇維埃婚姻條例》和1934年《婚姻法》:婚姻自由的原則


1931年,毛澤東親自簽發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條例》,明確提出了婚姻自由、男女平等、一夫一妻等原則。


此外,在1931年《苏维埃婚姻條例》中,并無單獨規定保護軍婚。但是在涉及紅軍方面的條例中,提到「紅軍配偶要離婚需得到軍人的同意」,這也是最早關於保護軍婚的規定。


1934年,修訂並頒布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法》,並主張以婚姻自由为原则:即一方坚决主张即可离婚,另有规定保护军婚。


(四)1939年《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結婚自由,離婚條件卻增加


1939年,頒佈《陜甘寧根據地婚姻條例》,結婚自由不變,但離婚條件卻增加。


一方面,在《陜甘寧根據地婚姻條例》中,提到一方生花柳病、精神病等狀況可以離婚,也提到了一方不能過性生活也可以離婚(考慮到人的性權利)。另一方面,離婚需要經過政府同意。


但整體而言,《陕甘宁边区婚姻条例》還是助不少困於包辦婚姻、買賣婚姻中的女性獲得了一些自由。


(五)1950:一方堅決調解無效,亦準予離婚


共產黨取得全國政權之後,在1950年通過第一個《婚姻法》,從全國範圍內解救了很多在包辦婚姻、強迫婚姻、買賣婚姻下的婦女,讓她們從不自由的婚姻中解脫出來。


但在離婚方面,又提高了一點點門檻。根據當時的《婚姻法》規定,如果雙方要離婚,需要一方堅決離調解無效,才準予離婚。至於誰來調解?則是政府和司法機關來擔任這個角色。所以,這時就引入了調解的程序。


(六)1980:「感情確已破裂」原則


1980年,《婚姻法》在判決離婚的標準上,初次將「夫妻感情確已破裂」作為了法定標準,而且對感情破裂沒有具體限制。因此,這也被世界上認爲這是在離婚自由和結婚自由中最先進的原則。不過,在現實層面,離婚仍是不那麽容易。


(七)2001:不承認「事實婚姻」


2001年,新修訂《婚姻法》已經取消了事實婚姻,也就是說,現在法律不承認事實婚姻,只承認已經登記有合法手續的婚姻。


從當權者角度而言,取消事實婚姻方便對個體婚姻的管理。但對於個體而言,他們的婚姻自由權利受到了一定的制約。因爲有很多處於事實婚姻的人,由於沒有進行婚姻登記,無法保障自己的權利(尤其是女性)。


(八)2021:離婚冷靜期


2021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實施,為了貫徹民法典有關離婚冷靜期制度的規定,民政部對婚姻登記程序進行調整,在離婚程序中增加冷靜期。


據民法典第1077條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30日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前款規定期限屆滿後30日內,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未申請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


事實上,設置離婚冷靜期的初衷,是以防一些人衝動離婚。但從現實層面來看,離婚冷靜期是增加了個體的離婚成本,使在婚姻偏弱勢的一方更加不利。比如在家暴的情況下,雖然受害者與施暴者達成了離婚的決定,但受害者也有可能在冷靜期中繼續被家暴,無法逃離受暴的生活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