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事故中,為何女性總是遭受更大傷害?


作者:魚


7月27日,河南鄭州官方發布信息稱在因暴雨導致的地鐵“720”事件中,14人不幸遇難,其中11名為女性。

無獨有偶,七月初南京機場疫情重現,9名感染者均為女性。

再往前推,六月初蘭新鐵路發生列車與鐵路工人人員相撞事故,9人遇難,均為女性。

近兩月內發生的幾起災害事故,女性都是首當其衝,這只是一種巧合嗎?過往的數據告訴我們,女性在災害事故中有更高的死亡率其實是一種常態。根據聯合國數據顯示,在自然災害中,女性的死亡率是男性的四倍 [1] 。2004年印度洋海嘯中,25萬死亡者中70%是女性 [2]

這些觸目驚心的數據讓我們不得不追問: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女性在面對災害事故時,更加“脆弱”呢?


女性更容易暴露在災害面前

相比於男性,女性更容易暴露在災害面前,這是由多種因素決定的。

在地震海嘯一類的自然災害中,女性因為傳統社會性別分工,往往比男性更多留在家中,災難發生時,在戶外能夠獲得逃生機會的更多也是男性。且因為社會對母職的期待,在逃生時,已經成為母親的女性往往要考慮到帶著孩子一起逃生,這無疑要花費更多時間。如果女性完全不考慮自己的孩子而獨自逃生,很可能會面臨比作出相同選擇的男性更多的指責。

性別刻板印像也可能會增加女性身處危險情景的機率。在鄭州地鐵事件中,女性遇難者佔多數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女性相比男性更多搭乘公共交通出行。而這背後則是一直以來人們對於“女司機”的嘲諷。儘管在現實生活中,交通事故男女駕駛員的比例為17:3,但關於“女性開不好車”的刻板印象的確會讓很多女性對駕駛車輛望而卻步,根據公安部2018年的統計,全國男女駕駛員比例為7:3。[3]

當然除了性別刻板印象之外,男性的社會經濟地位更高,更有可能獲得家庭財務資助購買車輛,而女性,尤其是農村家庭出身的女性,仍然受到“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觀念的影響,很少獲得這樣的支持。

此外,在南京機場和蘭新線事故的案例中,我們也可以看到,多數沒有保障、低工資、高強度的工作都是由女性在承擔,這類工作多少都存在許多安全隱患,在疫情和事故面前,女性承擔了更大的風險。


女性在災害事故中,獲救的可能性更低

在災害事故發生之後,女性相比男性也更難自救與獲救。

先看自救的因素,男女的教育機會仍不均等,男性擁有更多的教育資源,也可以接觸到更多防災、逃生的知識和災害發生的信息,從而增加自救的機率。另外,社會對於女性外貌著裝的要求也很可能降低女性自救的能力。在鄭州地鐵事件中,正值下班高峰期,可以想像此時很多女性不得不穿高跟鞋、裙子以及拎著挎包,而相對於可以穿著皮鞋或便鞋、西裝的男性,女性的活動能力被衣著大大降低了。且女性從小就不被鼓勵從事運動,男性則剛好相反,二者原本就存在的體力差異也因此增加,被鼓勵從事體育運動的男性更有可能掌握游泳這一關鍵技能,在遭遇這樣的事故時,體力強壯、會游泳、著裝輕便的男性自救的機率遠大於女性。

再看獲救的因素,指揮救援者和一線救援人員都以男性為主,這些救援人員往往不具備性別意識,在救援培訓中也缺少針對性別意識的培訓,導致救援對象往往是以男性為模型進行實驗的,防護設備、救災物資、救援方式往往都依照男性的需求、身高尺寸進行設計,而女性的需求則被忽略,給女性造成不便與傷害。這樣的例子在生活中也比比皆是。比如汽車安全氣囊的實驗就是以男性假人為基準,導致女性駕駛員在車禍中受到的傷害更大。防彈衣的設計也是如此,未考慮到女性身體的自然曲線,導致防彈衣很難與女性身體貼合,導致防彈衣性能不能完全發揮。[4]


2012年國土資源部組織了一場“全國地質災害防治戰線女同志經驗交流會”[5],專門邀請在防災救災中的女性來分享他們的經驗,會議專門提到了要提倡防災減災中的“男女平等”理念,增加女性在防災減災中的作用。這固然是一大進步。但同時會議也提到了“女性心理更細膩、作風更細緻,這些性別優勢能夠使減災防災更加有效”這類性別刻板印象,中國的防災救災性別意識仍有待增強。


災害後,女性的處境舉步維艱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在新冠疫情席捲全球導致各國實行封鎖措施時,家庭暴力激增了20%,其中大多數受害者都是女性。每三個月的封鎖可能會導致家庭暴力案件比正常情況下多出1500萬起。[6] 在一些情況下(如戰爭、海嘯等),男性會想辦法離開受災地尋找出路,意味著女性要承擔起照顧家庭的所有責任,這不僅給女性帶來了極大的經濟負擔,也讓她們承受比以往更大的心理壓力。[7] 然而,由於心理輔導團體也多數由男性把持,缺乏性別視角,所以能夠提供給女性的支援也非常有限。

2020年初疫情剛剛爆發時,女性醫護人員衛生用品短缺也是一個印證。儘管在抗疫一線,女性醫生超過了50%,護士更是90%都是女性[8],但卻連女性最基本的日用品都得不到保障。

而疫情帶來的事業浪潮對女性的衝擊也更大。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顯示,在全球範圍內,2019-2020年間,女性就業率下降了4.2%,相當於損失了5400萬個工作崗位,而男性的就業率則下降了3%,相當於損失6000萬個工作崗位。該組織預計,2021年,全球適齡女性就業率僅能達到43.2%,而適齡男性就業率則將恢復到68.6%。[9]

上述種種因素都將女性推向距離災害事故更不利的位置,要改變這一殘酷的現實,不僅要增加防災救災中的性別意識,更要在社會生活各個方面提升女性的地位,打破性別刻板印象,這樣,女性才不會總是“脆弱”。


[1] what?! 自然灾害竟然还有性别不公?,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doc-ifyixipt0773089.d.html

[2] More Women Die in Natural Disasters—Why? And What Can Be Done?,April 25, 2019,https://www.brinknews.com/gender-and-disasters/

[3]女司机开车不如男司机? 看看杭州交警部门给出的大数据,2021-03-08,杭州网,https://hznews.hangzhou.com.cn/chengshi/content/2021-03/08/content_7923216.html

[4]对不起,我们设计的时候没考虑女性。2020-03-11 10:16,https://www.ifanr.com/1316391

[5]汪民:进一步发挥好女同志在防灾减灾中的作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12年10月24日,http://www.gov.cn/gzdt/2012-10/24/content_2249982.htm

[6]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5070502

[7] Gender and Health in Disasters,WHO,2002,https://www.who.int/gender/other_health/genderdisasters.pdf

[8] http://www.cikd.org/chinese/detail?leafId=212&docId=1376

[9] 国际劳工组织:疫情后复苏期间女性再就业人数将少于男性,联合国,2021年7月19日,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7/1088282

8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