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單身女性的生育困境"講座 | 實錄精華



Part 1 -中國「單身」女性生育權

分享人:董曉瑩(多元家庭網絡發起人)



單身生育 社會接受度沒那麼差


2016年8月,我們針對公眾對單身女性生育接受態度做了個問卷調查(-->報告見。 樣本大部分是年輕人,可以看作是30歲左右的年輕人對單身女性生育的態度調查支持度是非常高的,達90%左右


我們再有針對性地去問: 對女同性戀伴侶生育意願怎麼看? 對比單身女性支持率有些下降,但也沒有很低,達到70%多。 所以我們認為,公眾對單身或女同性戀的生育這個議題沒有很強的反對情緒。



懷孕之難 被拒之門外的「單身」女性


1) 禁止實施人類生殖輔助技術 單身生育,從懷孕到孩子生出會遇到一系列困難。 首先遇到的就是精子來源問題。 按照我們國家規定,精子庫、人工輔助生殖技術都不對未婚女性開放。


2003年衛生部發佈了《人類輔助生殖規範》,明確寫到"禁止給單身婦女實施人類輔助生殖技術"。 精子庫就是由能夠實施該輔助技術的醫院管理,如果你不結婚,就沒辦法申請使用。 在規範中,這項技術被定位於治療不孕症的一種醫療手段,治病的,而不是服務於生育,這種定位導致了精子庫無法開放給單身女性。 當時做調查時,我們打電話給全國所有能夠提供精子庫的醫院、機構,咨詢他們關於單身女性申請提供精子庫服務的事,全部被拒絕了,都說需要結婚證。


所以對於單身女性尤其是女同性戀群體要生孩子,只有到國外才能合法地購買精子,國內的捐精、買賣精子都是不合法的,也沒有安全保證,所以不建議這么做。


2) 可以凍精vs不能凍卵

這裏有一個涉及性別歧視的規定,單身女性不能凍卵,但是未婚男性可以凍精。 根據衛生部出台的《人類精子庫基本標准和技術規範》,男性如果出於生殖保健目的,可以凍精,沒有排除單身男性,但是單身女性不能凍卵。


近兩年在凍卵這個問題上似乎有些鬆動,例如之前媒體報道過,在湖南某家醫院對單身女性提供了凍卵服務,但在用的時候也要提供結婚證。 這個報道出來後,因為和國家的政策有點違背,衛健委就去調查,然後相關報道就被壓制了。

3) 吉林省的特例看上去很美

还還有一個特例,就是吉林。 在2002年《吉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裏規定,達到法定婚齡、決定不結婚並且沒有子女的婦女,可以採取合法的醫學輔助生育技術生育一個子女。

我們當時找到這條規定時非常欣喜,就去實地調查。 我們正好在吉林有個夥伴,她去了當地4家合法可以提供輔助技術的醫院,然後醫院都拒絕了她,說進入這個。 程序要有三個證,其中就包括結婚證。 小夥伴跟醫院進行了溝通,但醫院說我們不知道這個地方規定,我們是跟著國家做的,國家不讓做,我們就不做,而且從來也沒做過,就拒絕了她。


那個夥伴也去了吉林省衛健委,想找當時通過這個條例的一個處長了解具體情況,但是沒有見到這位處長。後來找了宣傳處的工作人員,跟他聊這個規定,工作 人員告訴我們,這個規定確實有,但是因為跟國家政策相抵觸,不敢宣傳,國家不鼓勵單身繁殖。當時條例通過的時候有人做,但是他們沒有資料。

我們搜尋了2002年通過這個條例時的新聞報導,當時是吉林大學的一位女老師有這個需求,人大就採納了這個需求,制定了這條規定,而且仍然保留,但只是停留在紙面沒有真的用起來。


全國23家運行中的精子庫,全部不能為單身女性提供精子申請服務。


4) 致力於兩會倡議得到回覆"相對積極"

針對上面種種不允許單身女性使用輔助生殖技術的規定,我們做了系列的兩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會議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會議)建議,希望去修改相關法律。 我們的倡導也得到了一些回覆。 2016年,我們的調查報告被一些單身女性看到了,其中一個女孩的父親可能是代表或有途徑接近一些代表,願意去推動這個提案,幫我們提了建議,收到了回覆。


2017年國家衛計委在官網上針對單身女性生育權合法化建議給了一個回覆,列舉的理由是憲法沒有對單身女性生育權做出明確規定對單身人士的生育權通過法律許可與我國傳統價值不符。 還有要保障兒童權益,預防無法核實父親的情況發生。


上面這些回覆相對負面,但正面的也有,它表示會進行深入調研,加強論證,包括關注冷凍卵子技術的發展。 當時的報導也很多,因為這種相對積極回覆也是第一次出現在官方語境中。


針對吉林省的規定,我們做的兩會的建議也有一些進展。 有財經記者聯繫了吉林省衛健委,工作人員向記者解釋了申請者需滿足的條件和申請流程。 當時有女同性戀伴侶瞭解到這個規定,提交了申請,但回覆效果不好。 我們也找了律師,希望替她們把這條路打通。 如果再有吉林的單身女性或女同性戀伴侶想要用這條規定的話,可以聯繫我們。 我們很希望把政策打通,使吉林成為全國第一個能夠合法使用的地方,然後全面推廣開。


包括我個人在2018年的時候,針對吉林省的條例,寫信給吉林省的人大代表,希望在他們全國兩會上可以去推廣這個先進的規定。


2019年做的兩會倡導也取得一些成果。 廣東省有一個代表叫黃細花,她直接提了 「保障未婚女性生育權」的建議,包括向單身女性開放輔助生殖技術,受到了媒體關注。 今年兩會她也提了跟女性生育相關的建議。



5) 凍卵案: 單身女性理應擁有平等生育權

如果大家有關注的話,這個案子是很火的。 因為這是國內第一例單身女性凍卵案,很多媒體都在關注。 棗棗(當事人)自己想凍卵,我們也正好想要通過這個案件去推動女性生育權發展。


這個案子是2019年12月底開庭,受疫情的影響,第一次開庭沒有開完,第二次律師在主動跟法院聯繫,還沒收到回應。 很多人都在用實際行動支持她,例如找專業的醫療鑒定,力圖提供更多有利證據,文章打賞資助她的生活費、律師費,總之大家的支持非常到位。 現在她在等待第二次開庭,我們也會繼續跟進,希望大家也繼續關注。



這個案件以一般人格權糾紛立案,我們重點想去討論對單身女性生育權的歧視。 今年的兩會代表彭靜女士,她本人是重慶的一位律師,全國政協委員,她也關注到棗棗的案子,提出了"適當放開輔助限制,保障單身女性生育權的建議",媒體報導很多,也上了微博熱搜。



產後難題上戶、親權、生育保險


1) 戶口問題: 基本解決非婚生子女可以上戶口不存在政策阻礙 2015年,國務院出台了一個意見,專門提出解決政策外生育、非婚生育上戶口問題。 2019年,有一則"北京允許非婚子女隨母上戶口"的新聞,一個網友拍了海淀區派出所張貼的一個上戶口須知,裡面提到了非婚子女可上戶口,引起很大關注。 北京先開了口子,現在全國都是可以的,而且這個規定2015年就有了,如果大家再遇到單身生育不能上戶口肯定是違法的,可以去投訴。 現在我們的社群工作中基本沒碰到不能上戶口的情況。


2) 社會撫養費: 還未取消但單身生育實際被徵收的很少

社會撫養費,即單身生育罰款,現在法律上還沒取消。 它的規定比較混亂,國家把徵收的具體數額許可權下放給各省。 以廣東省為例,超生一個子女的,按人均可支配收入為基數,一次性徵收按三倍以上六倍以下。 但廣東又有這樣一個規定,未辦理結婚登記生育第一胎子女,責令補辦結婚登記,就不用交罰款了。 實際上,單身生育很少遇到被追繳罰款的情況了,我們也基本上沒有收到類似求助,所以實踐中非婚生育被徵收罰款是非常少的。

3) 親權爭奪: 誰才是孩子的媽媽?

這是女同性戀伴侶會面臨的一個特殊問題。 女同志比較願意尤其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採用A卵B懷的方式,一個人的卵子,一個人的子宮。 但無論在國內生還是國外生,只能其中一個母親跟孩子有法律上的親權關係。在我國,採取"分娩者為母"這樣一個操作,誰在醫院生了,誰就是孩子法律規定的母親,那麼在A卵B懷方式中提供卵子的那位就跟孩子沒有法律關係。 這是最近的一個同性伴侶撫養權糾紛案,其實在這個案子之前,我們收到過許多同性伴侶關於孩子撫養權的諮詢。 這個案子也是全國第一例同性伴侶子女撫養權案,她們是一對拉拉伴侶(在中國大陸女同性戀伴侶被稱為「拉拉」),在美國懷孕生子,也是A卵B懷,分手了,其中一個媽媽現在無法得到孩子的撫養權。 目前在國內已經成功立案了,還沒有開庭,我們也會關注這個案子的進展。這個案件充分暴露了我國對同性伴侶生育保障的缺失,非常典型,可以讓更多人關注到拉拉伴侶遇到的的撫養權現實困境,引發完善法律體系的討論。


4) 生育保險:單身女性普遍面臨的困境

生育保險這塊待會兒張萌媽媽會分享更多,這是現在單身女性普遍面臨的一個困境: 拿不到。 我依法繳納了生育保險,但是因為是非婚生育,不給發。 現在全國只有廣東省開了個口子,規定如果沒有辦理結婚登記,生育了一個或兩個子女是可以辦理生育登記的,這個生育登記相當於以前的準生證,有了它就證明你處於合法生育的狀態,就能去報銷保險。 我們採訪到廣東的一個媽媽,她成功報銷了生育保險,包括生育醫療、生育津貼都拿到了。 但在實際操作中,還是有很多廣東媽媽拿不到,這需要跟工作人員去溝通。 今年兩會的時候,我們向廣東省兩會代表提出建議,加大對這個規定的宣傳力度,去實際運用起來。 一個人大代表直接把建議信給了廣東省衛健委,作為信訪處理,衛健委回覆說會去宣傳這個規定。




生育權倡導我們如何推動生育自由?


我們倡導的工作類型包括做一些調查研究、社群手冊、宣講還有法律上的行動個案援助等推動政策的改變。還有就是上面提到的兩會倡議遊說人大代表的提案/建議,像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這些關鍵人物是非常有必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