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號房」之後,我們如何看待網絡性剝削? 台灣、香港和內地的經驗

韓國爆出的「N號房」事件引發廣泛關注和社會激憤。 雖然駭人聽聞,但它絕非孤例,偷拍、網络霸凌、未經同意散布私影像...... 各類基於網路和新技術的性暴力層出不窮,甚至已經發展為一種全球產業。 作為東亞近鄰,網路性暴力和性剝削在台灣、香港和中國內地的現狀如何? 現有法律與機制在處理這一問題時有什麼困難和不足? 為了消除這類暴力、讓女性在網路環境中也能獲得安全和平等,我們可以怎麼做?


本文整理自2020年4月11日"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性/別平等系列講座",資料整理感謝:@反網络性剝削bot、有點田園。

內容有刪節,未經講者本人審閱。

分享嘉賓:

Kevin: 台灣防暴聯盟倡議部主任,數位女力聯盟發起人。 Linda: 香港執業大律師,香港中文大學性別研究課程兼職講師。

趙丫丫: 微博@反網絡性剝削bot發起人。

台灣:"問題也非常嚴重"


Kevin: Non-consensual pornography就是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而故意地散布、播送、張貼,或以任何方式讓第三人可以觀覽當事人性交或裸露性器官等與"性"私密相關的影像,它的核心問題在於沒有經過當事人的同意。 N號房的事件裏很多影像都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被散布在 telegram 裡。我大概從2012年開始研究這個議題領域,收集到蠻多國外相關的統計數據資料。例如美國有做一個統計,人群中存在10%的"恐怖情人"。 "恐怖情人"會在分手後揚言要散布伴侶的性私密影像,其中有60%會真的實施,也就是說10%再乘以60%的美國被害人的性私密影像真的被流傳了。

2016年,英國每個月平均受理23.1起案件,其中最年輕的被害少女只有11歲,90%以上的被害人是女性,且以35歲以下的族群居多。

在澳洲也有20%的成年被害人,成年的受訪者表示,TA們 (“TA”這個詞語代替「他」或「她」,沒有性別之分)在未同意的狀況下遭到性私密影像被散布。


台灣的情況也非常嚴重。 台灣的非營利組織從2016年到現在四五年的時間裡面,已收到500多個被害人的求助。

為什麼在台灣這樣的問題嚴重?


因為台灣整體結構有很大的問題,包含社會文化跟法律制度。


台灣社會文化是被厭女文化所支配的社會文化。 民眾對於女性的身體有一種窺奇意淫的心態,甚至會譴責被害人。 這樣的社會文化導致了被害人的噤聲。

在法律制度方面,台灣的法律制度非常混亂而且錯誤。 即便現在有一些相關的法律制度,大多數也是從輕量刑,對於加害人的法律裁量非常輕,缺乏以"沒有得到同意"為核心的刑事制裁,也缺乏以被害人權益為核心的保護措施。

這是在台灣的判決書裡面真真實實的加害人對於被害人的一些用詞:"你真的要逼我po出來嗎? 這些裸照我會放在學校網站散布,接下來你會活在我的陰影之中,等我滿意的時候我才會讓你自由。 不止你的大學生活,你未來所有人生我都會把你毀掉,看你怎麼過活。 "在研究判決書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加害人對於被害人的恐嚇、威脅的字眼。 因為加害人持有被害人的性私密影像,TA可以拿這些影像對被害人做出性勒索或散布性影像的加害行為。


這是一種父權體制的支配。 當加害人持有性私密影像,TA對於被害者就有權力的控制。 你不乖,我就可以懲罰你。 這是一種不對等的權力關係。 更別提台灣的媒體把這些案件當作是無關緊要的緋聞、醜聞或花邊新聞。 我想各地的媒體都是這樣的。 當媒體把這些案件當作無關緊要的花邊新聞來娛樂性地報導的時候,被害女性的身體成為公然被展示、被評價的客體。 當媒體只為吸引點閱率時,倫理被擱置,被害人的權益也被忽視。


第三個問題是關於Pornhub。 Pornhub是一個全球最知名的、最大的色情網站。 在這個網站上輸入"台灣",就會出現"台灣porn videos"。 為什麼會出現「台灣porn videos」? 台灣是一個像日本或歐美國家的A片產製的地方嗎? 並不是。 這裡的「台灣porn videos」全都是沒有得到同意的外流的性私密影像。 網友把它當成是一般的pornography,覺得和一般的色情影像沒兩樣;甚至可能因為可以一窺他人的性私密影像,而更有新奇感、窺奇感或獵奇感。

台灣很多網友會用這樣的性私密影像做虛擬幣交易。 另外,台灣社會瀰漫著對被害人的蕩婦羞辱。 看看這些網友的留言:「又一個案件,愛拍,又怕別人看,自己也犯賤。 "這就是台灣的社會文化,它對於被害人其實是非常歧視而且貶低的。

台灣社會文化把焦點錯置於私生活的不檢點,或是責怪被害人這麼愚蠢為什麼要拍,或對於TA們評頭論足,或說你當初敢拍就不要怕人家看,或是外流出來你也有責任。 譴責的氛圍、社會文化的不友善,會造成被害人再次承擔汙名,進而自我歸因、譴責、自我厭惡、更為退縮,不敢對外求助。

當台灣社會文化如此時,我們期待法律能還給被害人一個公道。 但是台灣的法律可以嗎? 抱歉,不可以。 台灣的法律相對算完備,但是也有很多疏漏。

性私密影像的流傳或是被用來威脅,我們把它分成幾個階段。 前面的階段是性私密影像的取得,分成合法、非法兩種。 取得影像時,有些加害人會先用威脅的手段,即sextortion, 性勒索,性威脅。 有些人則直接進行散布。 對應不同的階段,台灣有不同的法律規範。 但是法律規範完不完備? 前階段的非法取得,有什麼情況?

例如未滿18歲的少女或少年以合議或是被引誘、強暴脅迫而拍攝性私密影像,對於這種影像的取得,台灣有《兒少性剝削防治條例》,至少是6個月以上的有期徒刑。 成年人遭伴侶或駭客無故侵入電腦的情況,有侵入電腦使用罪、妨礙電腦使用罪的相關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性行為中不知情的情況下遭到偷拍,我們有妨害秘密罪,有防止偷拍的罪行,至少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過去的實務經驗中,真的遭到偷拍的狀況在台灣其實只佔了百分之三十八到四十左右。 有半數以上是成年人之間的合意拍攝。 譬如自拍傳給對方;或是當初就是雙方之間合意拍攝性行為;或是依照商業契約,合意進行拍攝。 這種情況下性私密影像的取得行為並不違法。

但如果行為人用這樣的影像對被害人進行勒索,例如恐嚇要求複合,法律上有強制罪,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恐嚇要求是金錢對價來贖回的話,有恐嚇取財的法律。 如果恐嚇要發生性行為的話,可能會涉及刑法的妨害性自主罪章,即性侵的未遂或既遂。 可如果真的散布了影像,那這個行為人犯了什麼罪呢? 行為人如果散布未成年人的性私密影像,當然是《少兒性剝削防治條例》規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跑不掉。 如果散布偷拍,有加重妨害秘密罪,5年以下有期徒刑。

可最重要的問題是,大部分的情況下,雙方是合意拍攝,或者是被害人自行拍攝給對方。 這樣的影像被散布了,在台灣是散布猥褻物品罪。 它妨礙的是什麼? 是社會的善良風俗。 違反了散布猥褻物品罪,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此保護法益本身就有很大的問題,對於被害人來說是一種二度傷害。 "我的性私密影像"被法院認定為一種猥褻物品的時候,對於被害人來說,權益並沒有得到保護。

這樣的情況在台灣實際判決結果大概是2~6個月有期徒刑,罰金大概18萬台幣就可以彌補犯罪行為人的罪行。 TA散布出去了,影像永遠拿不下來,而這樣的一個行為結果只需要支付18萬新台幣的對價。 社會公平並沒有辦法落實。

台灣的法律困境在於,沒有辦法要求對方預防性地刪除所持有的性私密影像,台灣也沒有法院要求加害人或者是網路去移除已經被散布的性私密影像。 台灣對於被害人的保護措施完全不足。 台灣的刑法沒有辦法處理自拍或者是合意拍攝這樣的影像的案件。 更不用說剛剛再三強調,以散布猥褻物品論罪對於被害人來說是二度傷害。


台灣現在正在推動一個專法,叫侵害個人性私密影像防治條例。 為什麼要推這個專法? 是希望明定性私密影像的定義,明定散布這樣的性私密影像應該負起什麼罪責,加強對於被害人的保護規定,建立預防性刪除的法院依據,而且加重ISP網路平台業者的應該負擔的責任。 這是現在台灣正在做的努力。


我還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做的一些研究分析。 到目前為止,美國已有超過40個州的州法——美國一共也才50個州——針對non-consensual pornography進行了相關法律規範。 在全世界,加拿大、英國、日本、菲律賓、以色列、法國、南韓、紐西蘭跟馬爾他共和國現在都已經有針對這種未得同意散布性私密影像行為的刑事的法律規範。 不管是去修改它們的刑法、特別法,還是訂專法,這些地區都已經有相關規範了。 我想我們在座的夥伴們所在的地方其實都有更進一步努力的空間。

香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法律是不是跟得上現在犯罪的方法"


Linda: 我講一講香港的狀況。 我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的主席,所以想分享一下去年做的調查報告


這應該是香港第一個關於影像性暴力的報告。 整個訪問收集了200個結果,對10多位朋友做了比較深入的訪談。 在問卷的調查裡面可以看到,狀況跟台灣的經驗蠻相像,其中最普遍是偷拍、偷窺,還有被威脅去散播私密照片。 這當中有沒同意的狀況,可能在散播的過程裡面沒同意,在拍的過程可能同意;或者就是偷拍的過程也是不同意的。 被偷窺偷拍的大部分受害者也是年輕的,24歲以下的;通常發生在公共領域裡面比較多,公共交通工具,街道,當然還有通訊的應用程序裡。

一般從法律的角度來說,在公共領域裏面發生的性暴力一向都有條文去處理。 但是為什麼對於影像性暴力,法律好像就做不了什麼? 因為影像性暴力雖然是在一個公共的空間發生,但它在私密的狀況中出現。 例如在我的電腦裡面,在私人之間通訊。 這中間公共跟私人的界限不明確。 我們現在法律的力度處理得很有限


訪問還提到,大部分受害人經歷了性暴力以後,TA們的感受是很憤怒、驚慌、擔心,甚至會有自殺的想法,大部分很少去找其他人去幫忙、報警。 通常反應就是當作沒有事,甚至不知道怎麼樣去反應。 我們很容易理解: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大。

對影像的暴力其實可能一直有一個誤解,就是一張照片、一段影像又沒有碰到你,為什麼覺得是那麼大的事情? 但其實TA們忘記了,傷害是什麼。 當這些照片或是影片發表上網路以後,是不能夠收回的。 就算以後去報警也好,或是你叫侵犯者、發佈者把母帶交出來也好,因為已經上了網路, go viral,所以傷害跟傳統的性暴力真的差不多。 傳統的性暴力的傷害留下心理陰影,但是那個事情發生就發生了,不會一直去發生。

影像的性暴力沒碰到身體,可也沒有得到當事人的同意,把TA最私密的影像發表出去,一發表就會一直go viral,停不下來。 就算你可能找到一些網站可以把它拿下來,但是可能不知道看到這些影像的人是誰。 他們可能已經下載了,甚至已經把相關的影像傳到自己的電腦裡面。 傷害無法去評定是有多深多遠。 Infinity。 真的不是一張照片而已。

如果我們把偷拍放一邊,看經過同意拍攝但被不知情地散布出去的情況,有一個被出賣、信任被打破的狀況。 這個傷害也很嚴重。 一些傳統的性暴力裏,如果侵犯者是受害者信任的人或親戚,傷害很大;在影像的性暴力裡面也是很難彌補的傷害。 為什麼TA們遇到這個狀況不知道怎麼樣反應,甚至當做沒事,也不願意去求助? TA們覺得投訴、追究下去,可能把事情搞得更大,更難解決。 當然也有一些去報警。 報警的數目是受訪者的24%,然後在24%裡面有68%的受訪者說員警拒絕落案,超過一半的理由就是證據不足,沒有法律去處理,甚至沒有交代任何理由。


在比較深入的個人的訪談裡面,還提到第三種傷害。 上了網路以後,還會受到好多網路欺淩。 網友去評頭論足,對當事人來說就是二次傷害。 在整個過程中有三次的傷害。 所以我們不可以再說影像的性暴力是很小的一個事情。


香港現在在這方面的法律是怎麼樣?

在我們的法律裏,如果是關於未成年的那些兒童的色情的物品,有一條法律《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 在這個條例裡面,它包括的物品、進行的動作是蠻寬的。 它包括任何人去製作這些兒童的色情物品,或是發佈、管有——「管有」就是你沒有去share給其他人、自己持有,這些也面對蠻嚴重的定罪甚至是監禁的後果。 就算你發佈不是給全世界,只是給一個人,你沒有把它公開,在法律裏面定義也是發佈。 兒童的定義就是16歲以下。 色情物品的定義是蠻寬的。 對於兒童的保護香港的法律我會說還是可以的。

但是我們最欠缺的是關於17歲以上成人的影像性暴力。

在這方面我們唯一有的叫做obscene and indecent article,就是淫穢和不雅物品的管理的條例。 但有一個問題,剛才在台灣分享的經驗也提到,把這些的物品當做obscene或是indecent,這個定義很不公平。 例如這是兩個成年人之間的親密行為,而TA做行為的時候不是想拿給公眾去看,所以根本就談不上淫穢或不雅。 但是當公開時,這些影像照片就變成淫穢不雅,這很不公平。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當它要定義物品是不是淫穢不雅,是要看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的比較標準。 這個完全不對嘴。 因為我們現在說的是兩個人私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