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的2020:過半女性對現​狀不滿意、對未來不樂觀

報告撰文: 何嫄、任意

編輯: 李合子


本站轉載經回声Huisheng和本報告的作者授權。



2020年9月,“北京-可持續目標5促進組”通過微信發布“2020年中國女性狀況問卷”,共回收到2萬餘份問卷結果。


在對其中完成度較高的11024份問卷結果進行了分析之後,一份5萬餘字的初步報告終於出爐完整報告下載請見文末。2021年已經到來,中國女性對自身狀態以及社會性別平等形勢的感受與評估,究竟是怎樣的?


調查問卷的1.1萬有效答卷人覆蓋到了中國大陸的所有省和43個民族,96%在40歲以下,殘障人士也佔有一定比例。其中(順性別)女性,(順性別)男性和自認為不屬於現有常規性別類型的人群(gender nonconforming ,中文簡稱為非常規性別)分別占到總人數的90%、6%和4%。因為網絡調查的諸多局限,本報告所呈現的結果不具有抽樣意義,僅反映問卷回答者對當前中國女性地位的觀點。



@回声Huisheng

性別平等:男女認知也許“大不同”

在第二部分“中國女性生活狀況評價”中,整體來看,(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人群對女性生活狀況的評價基本一致,而(順性別)男性幾乎在所有問卷所涉問題上都與前述兩類人群的觀點有明顯差異——他們通常對性別平等現狀的評價較高,且對一些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有著強烈觀點的問題,看法較不強烈可見雖然生活在同一個社會裡,男性與女性及非常規性別者相比對社會現實的體驗和評價存在明顯差異。


超過55%的順性別女性和超過52%的非常規性別者不認為生活水平提高會自然帶來性別平等。他們相對最滿意的兩個方面為:1)女生是否能平等使用學校設施及滿意度;2)女性的體育鍛煉普及,儘管對這些問題持否定評價的比例仍在54%-58%之間。同時,他們最為不滿意的五個方面為:1)女性的學業追求及專業選擇是否獲得平等支持、2)婚育對職業發展的影響、3)平等的就業機會、4)家庭和社會對女性是否結婚或何時結婚的壓力、5)預防處理家庭暴力和性騷擾的法律及其宣傳落實是否足夠有效


高達90%的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都對現狀持負面評價。其中“婚育懲罰”的存在尤其引起了廣泛的群體共鳴,95%的女性認為事業會因婚育受損,80%的女性選擇了情感程度最強烈的選項。


底層女性中不婚單身立業那部分基本沒有話語權,看不到。”

“除了問卷中的問題,還有太多太多太多針對女性的歧視觀念。你要多穿,穿正常的衣服,你要瘦,胖就是墮落,你要到什麼時候做什麼事,現在不生以後就晚了,你晚上不能太晚出門,你要......只要求女性而從不用去管制和約束施暴者?”


“性別暴力是性別歧視衍生出的極端行為。男性視女性為附屬物,對女性加之畢生難忘的夢魘,造成巨大的生理心理傷害,甚至死亡。離異異常艱難,即使離異也很難逃脫男性的侵害,不斷的騷擾,仍然是相同的慘狀,抑或是慘更甚。”

—— 她們怎麼說


除此以外,對於教材中出現的男女人物數量和能力的不平衡,“男學理,女學文”的性別定勢思維,職場付出未能同工同酬,女性看病難看病貴,女性心理健康缺乏關注, “強姦罪”的法律改革等話題,都有超過80%的女性受訪者表達了對現狀的不認可。與此同時,男性和女性對問卷中31條現狀陳述的平均群體認知差高達20%。其中,“同工同酬”問題的性別認知差距最大,80%的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認為女性從事與男性同等價值的工作時,獲得的工作報酬更少;而在男性群體中,只有不到46%的人認為存在不平等。同時有超過三分之一的男性認為已實現工資平等。其它存在群體認知差別明顯的問題還包括:女方掙得多是否會引起男方的心理不平衡(31%),女性是否平等享有財產權(31%),女性是否能平等獲得經濟資源(31%) ,女性關於性行為的選擇能否得到足夠尊重(30%),女性是否有和男性同樣多的閒暇時間(29%),女性是否獨自承擔避孕的主要責任(27%)。



看見她們:疫情下和特定群體的女性

第三部分“疫情下的女性境遇”是因應2020年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添設的專題。調查結果顯示,對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而言,54%的個人或家庭收入減少。37%人經歷過被迫遷移或隔離;疫情中,家務勞動負擔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超過一半40-59歲的答卷者增加了無償家庭勞動的時間。


性別暴力在疫情期間的情況如此前很多分析所料,不容忽視。27%的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在疫情期間有過遭遇暴力或性騷擾的經歷,其中,以年輕人為主的應答者主要遭受的是網絡上的攻擊辱罵(62%),實施者中60%為陌生人;陌生人實施的性騷擾佔比達77%,也主要發生在網上,其次為公共場合。疫情期間的家庭暴力同樣令人警醒:7.3%的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遭遇主要來自家人的經濟控制;高達84%的毆打來自家人。此外,31%的辱罵、43%的阻止治療、11%的性騷擾同樣來自家人隔離、限制出行和一些機構的防疫措施,讓遭受暴力的人群難以擺脫風險以及獲得有效的幫助和支援。

但我們也要看疫情帶來的積極影響:更多的人喜歡居家辦公(21%),23%的人曾志願捐錢捐物,13%的人為支持疫區或有關企業而購買產品,5 %的人當過志願者,1.3%的人被抽調到一線工作,還有0.9%的人誌願到一線工作。這些都體現了受訪的婦女和非常規性別者對抗疫的參與度。超過92%的受訪者認為女性在抗疫中的作用和男性差不多甚至更大。


“難過,死亡率的數字背後是觸目驚心的故事。氣憤,現在情況好起來了,女性的功勞卻被電視劇、宣傳、輿論、所埋沒了。”

“別抹黑女性醫護人員,抗擊新冠疫情三分之二的人員都是女性,官方拍的相關視頻卻在抹黑女性醫療者,挺無語的,還很令人寒心。在路上見的公交車路牌關於新冠疫情的醫護人員宣傳,明明女性比例更高,怎麼牌子大多都是男的?” “一個家庭的預防、安全、保健及衣食住行的妥善安排,完全依賴於女性成員的直覺、認知與智慧。特別是面對突如其來的天災人禍,女性的直覺總是準確到“懷疑人生”。”


“作為大齡未婚女我在家自肅期間與父親產生了更大的摩擦,但本質是因為我被迫為了迎合父母家人的想法去相親,我的反抗使我受到了來自父親的人身攻擊。

——她們怎麼說


問卷的第四部分“特定群體”,詢問了通常容易被總量樣本忽略的幾個人群的生存狀況。對受HIV/AIDS影響的女性的生存狀況不滿意的比例最高(92%),其次為性少數和性別少數群體(73%),殘障女性(65%)和外出務工或經商女性(61%) 。少數民族女性中持中立評價“一般般”的人較多(45%)。60歲以上年齡組的女性多數持正面或中立評價,但這個群體樣本量只有30多個。



“很少看見殘障女性在公共場所,她們都被藏在家裡。”

“LGTB 群體到底是什麼,這一點沒有得到普及。不過這兩年人們也在用互聯網的力量來表達。目前我們還停留在一個要告訴大家我們是誰的階段,就是一個還沒有被正常認識的生存狀態。”

“很不爽,為什麼女性在外面必須考慮安全,必須為了這個安全付出更高的成本,比如夜班後打的、更安全的小區。”

——她們怎麼說




女性生存狀況:整體評價提高,但信心下降

第五部分“總體看法”,邀請答卷者回顧和展望中國總體女性生存狀況。在最高五顆星、最低一顆星的評價指標中,10511位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答卷者給自己本人的生存狀況平均打出3.17顆星,高於對目前中國女性生存狀況的平均2.28顆星對近五年來中國性別平等狀況的進展,評價為2.33顆星



具體而言,對目前中國婦女生存狀況,56%的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非常不滿意或不滿意(1-2星),9%滿意或非常滿意(4-5星)。在2015年的調查中,對當時中國女性生存狀況不滿意的比例為73%,滿意的比例僅為3%。對於自身生存狀況,22%的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不滿意(1-2星),39%表示一般(3星),39%認為滿意(4-5星);而2015年,不滿意的比例是31%,滿意的比例是24%。相比之下,2020年對中國女性當前生存狀況的整體評價提升顯著。


對過去五年性別平等進展的評價,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應答者中不滿意的比例為55%,滿意的比例為16%。和2015年相比,不滿意的比例(44%)大為增加,滿意的比例(15%)也略高。


在問到是否“相信未來的性別平等狀況會越來越好”時,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應答者中持“樂觀”或“非常樂觀者”態度的比例為30%,持悲觀態度的百分比為56% 。相比之下,2015年有55%的受訪者感到樂觀,僅有16%感到悲觀。


總的來說,2020年的調查顯示,超過半數(55-56%的)的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對婦女生存狀況、對性別平等的進展不滿意、對性別平等的未來持悲觀態度。


問卷還邀請答卷者按照對個人重要性從高到低的順序,對九個選項進行排序。對順性別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來說,重要性排序前三位(從高到低)的分別為:個人發展、內心充實和興趣愛好實現;排序最後的三項分別為:愛情圓滿、子女省心、婚姻穩定。這體現了以青年為主體的女性和非常規性別者群體,價值取向的重心已經從家庭和親密關係中抽離,把自我實現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中國大局是男女平等了,可實際現實生活中,不同性別差的很多——地位,權益,眾人並不知道和理解,只是拿現在和舊社會比,婦女地位提高了。要想開發婦女潛能,發揮婦女在社會上的作用,真需要有人去做,去開發,需要下功夫。”

“我覺得首先關於性與性別的教育在中國就是缺失的,性別平等在這種情況下變得很難。手握權力的人不會認為自己的舉動是出格,只有身處弱勢地位的人才知道被威脅的滋味。”

“中國女性在平權路上仍需要很大的努力,並需要爭取更多的話語權。無論在職場還是在社會上,都需要發出自己的聲音來讓人們意識到女性所做出的的努力。此外,女性更應該進入政治領域。”

——她們怎麼說


最後,“熱點事件評選”邀請答卷者對從1995年至今25年間發生的26件女性權益事件按照影響力投票,以下是獲得最多票數的前十大事件(從高到低排序):

  • 1995年,中國領導人宣布男女平等是一項基本國策(6946票)

  • 2020年,抗擊“新冠”疫情中,醫護人員、環衛工人、志願者和居家隔離中,社會看見了女性的作用和貢獻(6008票)

  • 1998年,北京首現女同性戀婚禮(5146票)

  • 2005年,《婦女權益保障法》修訂明示禁止性騷擾(4698票)

  • 2012年,中國女航天員首次飛天(4282票)

  • 2002年,電視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熱播普及家庭暴力概念(4058票)

  • 2016年,反家庭暴力法於3月1日正式施行(3993票)

  • 2019年,“性騷擾責任糾紛”、“平等就業權糾紛”成為獨立案由,當事人從此可以“名正言順”地到法庭討公道(3919票)

  • 2012年,中共”十八大“,兩名女性進入政治局(3586票)

  • 1995年,聯合國第四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召開(3567票)


本報告僅為初步數據的描述性呈現,進一步的數據將伴隨著分析過程陸續發布,期待讀者持續關注。報告全文見以下鏈接下載:

鏈接: https://pan.baidu.com/s/12q1nEGiJmTnRLY8yOwwg1g

提取碼: 7nj2


若對本報告有任何意見或建議,歡迎通過郵箱genderequality2018@protonmail.com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在後續的分析報告中吸納改進。

#婦女 #COVID19 #消除歧視

92 次瀏覽0 則留言

​平權在線 EqualityRights.hku.hk

主辦: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中國法研究中心 Centre for Chinese Law, Faculty of Law,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地址:香港薄扶林道百年校園鄭裕彤樓  Cheng Yu Tung Tower, Centennial Campus, Pokfulam Road, Hong Kong
電郵 :equality@hku.hk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平權在線 EqualityRights.hku.hk, Faculty of Law,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Facebook
  • WeChat
  • 平权在线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