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權在線

社群发展,重要的是人的改变

更新日期:11月 3

胡志军(阿强)访问学者报告

我认为社群工作的核心点,是创造场景和增强粘性,一切以创造场景,提升粘性为本。有了这两样,其它的都是形式,换汤不换药。可以用兴趣来聚人,可以用职业来聚人,更加垂直和精准。


导言


[一、社群组织的价值是什么?] 我理解的社群公益组织价值,是让参与者通过我们的工作得到成长和改变。这两点是社群公益组织的灵魂所在。这种改变,可能是观念上的,可能是行动上的,也可能是感受上的,甚至会影响到一个参与者的人生走向和重大决定。如果不能为参与者带来积极正向的改变,我认为一个公益组织是没有存在价值的。这里所说的参与者,应当包括员工、志愿者、服务对象、捐助人等利益相关方,还应当包括对当地城市多元环境的促进。在当前环境下,如果组织被看成是当地的负资产,可能生存就会遇到困难。

我所在的机构——同性恋亲友会主要关注性少数群体,简单一点的讲,是帮助更多的同志(LGBT)朋友更好地接纳自己,同时也帮助同志的亲友更好地接纳他们的子女或亲人,进而推动社会层面的接纳。归纳起来说,就是三个接纳:自我接纳家庭接纳社会接纳

在机构过去10年的发展中,我们经历了不同的几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在广州,以当地志愿者为主,第二个阶段走出 广州,以发展家长志愿者为核心,第三个阶段,大力发展和培育青年志愿者,青年志愿者和家长志愿者并重,并以培 训志愿者为机构核心工作,机构得以快速的成长,不到4年时间,从10个城市迅速发展到60余个城市。现在算是第四 个阶段,是继“性倾向”、“城市”两个维度后,加上了“兴趣”这个维度,所以,现在亲友会的分会不仅是以城市划分,还会加入以兴趣为中心的小组,我们已经在四个城市建立了合唱团、舞蹈团这类兴趣小组。

当然第四阶段的转变,有顺应当下空间收缩的现实原因,我想无论空间如何收缩,人民群众唱歌、跳舞,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总不能不允许吧。另一方面,是我们理清了社群工作的核心点,那就是场景和粘性,一切以创造场景,提升粘性为本。有了这两样,其它的都是形式,换汤不换药。可以用兴趣来聚人,可以用职业来聚人,更加垂直和精准,也让社群之间的链接更有内在驱动力,是我要聚,不是你让我去聚。在性倾向的大标签下,细分更多的小标签。

对于同性恋社群来说,链接感非常重要,因为这个群体很强烈的感受就是孤独感,“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跟别人不一样, 我是会感到担忧和害怕的。”“如果只有我的孩子跟别人不一样,我感到焦虑。”而跟社群的其他人在一起,认识更多社群的人,本身就是群体的刚需,推动这种社群链接,就是改变人的恐惧和孤独心理的一种有效方法。

这篇文章,我想从亲友会的三个工作模型来分享我们是如何做社群发展的。




作者简介:胡志军(阿强)

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2008年6月参与创办民间公益组织同性恋亲友会,通过推动家庭接纳,关注性少数人群身心健康及亲子关系。2013年当选“银杏伙伴”。

胡先生是中文两性领域知名博客、专栏作者,曾在腾讯《大家》、荷兰在线中文网、舞台与荧幕开设专栏,还是网易非虚构写作《虹桥》栏目负责人。

2017年,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任访问学者。2018年6月,发起成立国内首个关注性少数人群的公益基金-彩虹伙伴公益基金。2018年12月入选险峰公益基金会挑战营。

2019香港大学法学院任访问学者。


點擊下載 <社群发展,重要的是人的改变>


#lgbt #培育 #青年 #社群發展 #NGO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關於將「強奸罪」修改為「強迫性交罪」的立法建議書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律工作委員會: 2020年7月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刑法修正案(十壹)(草案)》公開征求意見,該草案公布了《刑法》多達30個條款的修正案。征求意見截止日期為2020年8月16日。 2020年8月10日,中國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誌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刑法修正案(十壹)》中單獨規定襲警罪。 做為關註性侵害犯罪立法的法律界人士,也想藉由此修法契機提出強奸罪罪名、定義和涵蓋範圍的

​平權在線 EqualityRights.hku.hk

主辦: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中國法研究中心 Centre for Chinese Law, Faculty of Law,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地址:香港薄扶林道百年校園鄭裕彤樓  Cheng Yu Tung Tower, Centennial Campus, Pokfulam Road, Hong Kong
電郵 :equality@hku.hk